可爱之歆

无负自己,无负世人,无负所爱。

何欢9

“你的药。”
“子岩,怎么是你?”
唐晶抬头看着正在笑的赵子岩。
“不然还能是谁?好了,不逗你了。门口有个男的给你送药,我就顺便给带进来了。”
“哦。”
“那男的,你朋友啊?”
“朋友。”
“我怎么没见过。”
“我身边你没见过的人还多着呢。”
说着,唐晶接了杯咖啡。她需要咖啡来提提神。

咖啡的苦涩在舌尖一点一点的化开,多了一分甜蜜,多了一分温暖。但这种味道,总是藏在苦涩的背后。很淡,却又很……让人喜欢。

赵子岩瞥了一下唐晶电脑上的内容,上年正式他们的竞争对手——叶氏集团的策划案。
“叶氏集团怎么也找你咨询了?他们不是一向很牛吗?”
“这是客户隐私,无可奉告。”
“那唐总,可否赏光跟我一起吃个午饭?”
“算了,我打算赶紧弄完方案,早点回家休息休息。”
“不舒服了?”
“没事。”
“那我等你,把你送回去吧。”
“随你。”

唐晶不是原来那个发烧吃两片退烧药被贺涵拖着去医院打点滴的拼命三郎了。
他不在身边,她该学着好好疼爱自己了。

“谢谢。”
“回到家,洗个澡,睡一觉。”
“嗯。再见。”
“再见。”

唐晶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脑袋,打开包想找贺涵送来的药,怎么翻也没翻到。
“算了。”唐晶倒了杯热水捧在手心里。杯子里是水划出的波纹。像是碎玻璃片一样,闪烁,又刺眼。

唐晶将被子裹在自己的身上,才渐渐暖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睁开眼,眼前是一片漆黑。

她伸手摁了灯的开关,并没有反应。

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才发现原来是跳闸了。她合上闸的开关,卧室的床头灯亮了,客厅却还是一片漆黑。

“灯泡被烧了吧。”唐晶自顾自地说。

她记得客厅的柜子里有新的灯泡,拿出灯泡,搬来梯子。准备上去把灯泡换了。还好,从前跟贺涵在一起的时候她见过贺涵换灯泡,虽然自己没换过,但也算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

她颤颤巍巍地上了梯子。梯子可能是因为年代比较久远的原因,唐晶一上去就开始晃。

唐晶刚把旧的灯泡拧下来,电话铃就响了。

唐晶本想把新的安上再下来,可又怕有什么急事,就匆忙爬下梯子。一个没踩稳,加上晃晃悠悠的梯子,就摔了下来。灯泡也随之碎了,唐晶一个翻身膝盖着地,小腿正好压在那碎的灯泡上,霎时间,钻心的疼。

“喂。”唐晶强忍着疼接起来电话。
“唐晶,你怎么样啊?我听贺涵说你病了。你在家吗?我做了几道你爱吃的菜,我让他给你送过去。”
“好……没事……老,老卓,我不饿……”
“怎么了?唐晶,你出什么事了……”
“就是……就是换灯泡从梯子……梯子上摔下来了。”唐晶疼得倒吸了口凉气。

那边的贺涵一听这个就急了。
抢过老卓的手机,大声地对唐晶说:“十分钟,你不要动,我马上过去。老卓,给我钥匙。”

周围的漆黑淹没了这个屋子。卧室里的灯发出幽暗的光。屋外是灯火通明的城市,屋内是满地狼藉的心碎。

“唐晶,你在吗?”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唐晶的思绪。
“我是赵子岩啊,你的药落在我的车上了,我来给你送药,你开下门啊。”
“我现在没办法开门,你等一下。”
“唐晶?你没事吧……”

就在赵子岩焦急地等唐晶来开门的时候,贺涵也到了。他一下电梯就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唐晶家的门前。
“你是?”贺涵快步走上前问。
正是上午帮他给唐晶送药的男子。
“赵子岩。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请你起开。”贺涵严肃地说。
“我给唐晶送药,她的药落在我车上了。”
“我可以再给她买,你不必深夜十点还跑过来送趟药。”

唐晶听见了门外两个男人的对话声,心不由得揪了起来。
她是不想让贺涵知道赵子岩的存在的。这种慌张,不亚于唐晶小时候做错事怕被爸爸责骂的心情。

钥匙打开锁孔发出清脆的响声。

赵子岩看贺涵拿出钥匙十分惊讶。

“你怎么会……”

说着,贺涵已经冲进唐晶的家。

他自己也记不清已经多久没有这么不理智过了。

赵子岩也随着贺涵进了唐晶家。

卧室里发出的灯光将唐晶的一半身子照的发亮。她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贺涵一直爱的光芒。那是星河,最璀璨的星河。

赵子岩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小心翼翼地把唐晶从地上搀起来。想扶着她走进卧室,贺涵看着唐晶腿上的伤。
“我来。”说完,他就从赵子岩怀里拉回唐晶,把她一把抱了起来,抱进卧室,把她轻放在床上。
“乖,在这里等我。”
贺涵拉开卧室的抽屉,找到医药箱。然后拿着镊子把唐晶小腿上的碎片一片片的取出。

赵子岩则把客厅的灯泡安上,又卫生间,厨房,书房的转悠了一圈,检查灯是否都没有问题。

“忍着点,会有点疼。”贺涵拿出碘伏给唐晶的伤口消毒。又取出纱布仔细地帮她包扎伤口。

唐晶看着为自己包扎伤口的贺涵,恍惚了。觉得自己和贺涵好像还似从前那般。

“我给你倒点水,你把我今天给你送的药吃了。”灯光很暗,唐晶看不太清贺涵脸上的表情,但她知道,贺涵绝对是生气了。

“药……这人去哪儿了?”

贺涵转了一圈才在书房里找到赵子岩。他发现赵子岩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看。
“你在这里做什么?”贺涵走到书桌前,合上了唐晶的笔记本屏幕。
“没事,随便看看。”
“药。”
“哦,对了。唐晶怎么样了?”赵子岩把药从兜里拿出来,递给贺涵。
“她没什么事了,你可以走了。”
贺涵转身走出书房。
赵子岩倒了杯水,递给唐晶。

“谢谢。”
“不客气。”
“唐晶把药吃了。”贺涵没好气的说。
“你对她客气点,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唐晶,把药吃了,我再说一遍。”
唐晶从贺涵手里拿过药,吃了下去。

“子岩,这是贺涵。”
“这是,赵子岩。”
“久仰久仰,幸会。”赵子岩伸出手来,想跟贺涵握手。
贺涵撇了他一眼,并没有接茬。
赵子岩尴尬地笑了笑,收回了手。
“你,明天还要上班?要不然先回去?”唐晶对赵子岩说。
“那好,你早点休息,晚安。”赵子岩摸了摸唐晶的头。
“你帮我送下他。”唐晶对贺涵说。

贺涵打开门,可是说是把赵子岩硬生生地给推了出去。

“贺涵,你就这么对待我的客人?”
“他是什么人啊,你也不看看。大晚上来你家,显然是图谋不轨啊。”
“你不是也大晚上来我家吗?这么说我是不是也该怀疑你……再说了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
“唐晶。”
“贺涵。”
二人对视着,谁都没有在说话。

“你说得对,我没有资格。我不配管你。唐晶,但我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灯坏了可以明天找人来修,为什么非要自己冒这个风险。”
“你知不知道……”
唐晶没有往下说。她的眼圈,红了。

是,贺涵不知道唐晶越来越害怕晚上。她渐渐养成了开灯睡觉的习惯。但是卧室里强烈的灯光会让唐晶睡不着,所以只能打开客厅里的灯。这样在晚上唐晶才能睡着。

“还疼吗?”
唐晶摇摇头。
“吃饭吧。”
贺涵抱起唐晶。这丫头又轻了些,贺涵心想。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这样快。”说着,贺涵大步地走向客厅。

贺涵从保温桶里拿出了老卓做的菜,看着唐晶大快朵颐。
“他……你的,爱人?”贺涵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他要是的话,现在坐在我对面的,还能是你吗?”
贺涵笑了。
“仅仅是追求者吗?”
“嗯,但我对他……就那样吧。”
“哪样?”
“潜在对象,可以了吗?”
“哦。他不适合你。”
“他适不适合……不对啊,贺涵,你今天怎么了……怎么问我这么多……你不会……不会是吃……”

————————————————————————————
真的是拖了太长的时间了,搞得我自己都有点断戏了……

你们的小可爱是没有存文的,所以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啦……

我大哥说我每回更的太少了,但因为是手机写文,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每回写了多少,所以还请大家谅解了……

明天就要出发去上海了,欢迎大家提供《我的前半生》的拍摄场地……每个地方都好想去[但懒得自己一个个的查了]……

大家晚安/早安。

来自不知道什么时候写下一篇的小可爱。

哈哈哈哈哈,终于完成了工作,你们有没有想小可爱啊……欠了好多文……要慢慢补上咯😄爱你们😊

何欢8

宿醉除了所谓的酒后吐真言,也就只剩下让人头疼胃疼的作用了吧。
唐晶还好,只是觉得胃里空空的。她打开冰箱拿出了昨天在粥店打包的鱼片粥,热了热。喝下一碗,胃里顿时的暖了起来。
幸好是周末。也难得有一个这样清闲的周末。上一个案子刚刚结束,新的案子的预划案也已经做完了。这样的工作节奏唐晶很是喜欢。

“喂。”
“请问今天有没有时间跟我去健身房啊。”
“好,十点见。”
“我接你。”
说实话,唐晶也是犯懒,好久不去健身房了。

“贺涵,醒了。”
“嗯。”
“头疼?”
“是。老卓,我想喝粥。”
“熬好了,在桌子上。喝完了自己收拾。”

“昨天我的提议考虑的怎么样?”
“哪有那么快。”
“唐晶,我跟你说,我很认真的。你不能这样抻着我。”
“子岩,我也不想这样。我不是故意的。”
二人都没有说话。或许沉默就是对彼此最好的回答。
“累不累?”
“还成。”
“再跑会儿?”
“可以。”

“唐晶,给,水。”
“多谢。”
赵子岩细心地将矿泉水瓶的瓶盖拧开。
“子岩?”
“嗯?”
“我想……”
“不要想。走,去吃饭吧。楼下有家轻食餐厅,那里的牛肉沙拉做的很不错。”
“好。”

沙拉上来了,唐晶的心里确是乱乱的,心思也完全没在心上。沙拉几乎动也没动。
“怎么了?不好吃吗?”
“没有。没事儿,可能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吧。”
“那我送你回去吧。下午再睡会儿。”
“不用了,你下午不是还加了个会吗?我自己打车回去。”
“那你到家给我发微信。”
“知道了,我又不是个小孩子了。拜。”
唐晶拿起包,往外走。
“哎,唐晶。”
“怎么了?”
“别忘了发微信。”
“嗯。”

唐晶回到家,洗了个澡,直接倒在床了。
一觉醒来,也已经晚上七点多了。
拍拍空空如也的肚子。唐晶对于老卓做的拉面实在是馋的不行,只能打电话叫老卓来送拉面。

“贺涵,去送拉面。”
“老卓,咱们什么时候还有外卖服务了?”
“唐晶的。”
“什么?唐晶的?”
“快去吧。丽景花园7401。”
贺涵把拉面搁进保温袋里,就开着车去了。

“叮咚。”
“老卓,你来了。”唐晶穿着睡衣,睡眼惺忪的打开房门。
“贺,贺涵?”
“你的拉面。”
“哦,谢谢你。”
“怎么了?脸色好像很不好。”
“没事,就觉得头晕晕的。”
贺涵走进来,一眼就看见茶几上空空如也的酒瓶了。
“喝酒了?”
“昨晚。”
“过来,坐下。”
唐晶不情不愿地坐到贺涵旁边。
贺涵用手摸了摸唐晶的脑门。
“有点烫啊,鼻音还很重。感冒了吧。”
“好像是吧。”
“这么大人了。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啊。没事喝什么酒啊。”
“你不喝,你不喝。”唐晶一听贺涵这么说,顿时脾气也上来了。“你不喝身上酒味这么重。怎么刚才交警没查你酒驾吗?走走走,不要在我这里待着。”
“行了,不就说你一句吗。别犯脾气了。”
贺涵拉起唐晶的手腕,双手扶肩,把她拉到餐桌旁。把她摁在了餐桌前的椅子上。
“把面先吃了,我给你找药。”
“哦。”
唐晶在大口大口地吃着面条,贺涵在卧室的抽屉里给唐晶找药。
找完药后,他回头望着这间屋子,愣了神。
屋内的装饰很简单。不像是家,更像个酒店的配置。床头的柜子上还放着唐晶用了好几年的电脑。床上堆着一些衣服,应该是运动服吧。
“这丫头感冒了也不知道,还去跑步。”
贺涵心里想。

“你干嘛呢?”
唐晶将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贺涵,拉回现实。
“没事。这个药待会儿睡觉之前吃。这个瓶里的要每天三次,吃饭之前吃。还有这个,也是睡之前吃。这个药快没了,我明天买了送到你公司。如果明天不舒服就别上班了。打电话给老卓,我给你送饭。”
“知道了。”
“还有这几天别喝咖啡,不能喝酒……”
“好了,贺涵,你现在可比原来唠叨多了。”
“这不是……”
“我真的困了,也不早了,你回去吧。”
“好。”
贺涵提起保温袋往门口走。
“有事打电话。号码没变。”
“嗯。再见。”

外面的月亮很圆。
贺涵站在楼门口,唐晶站在窗口。
他们正望着同一个地方。一个被月光洒满的地方。

城里的月光。

把梦照亮。

请温暖他心房。

看透了人间聚散。

能不能多点快乐片段。

城里的月光。

把梦照亮。

请守护她身旁。

说有一天能重逢。

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

月光皎洁。

让它代替我守护你吧。

晚安。贺涵。

好梦。唐晶。
————————————————————————
波叔的《城里的月光》太好听了吧。

这首歌也很适合我们贺唐了。

这两天也感冒了……所以硬拉出个梗来……算是深夜福利了。

这两天事情有点多,本来没打算更的【严肃脸】。

祝大家一切顺利。给你们小心心。

袁老师歌中的唐小姐

桃叶渡:

受 @松松特穆尔 的启发,去听了听袁老师歌,结果发现了新大陆!袁老师真是神仙本仙了,她唱过的为数不多的歌,好多都能完美搭配各位太太的同人文!我给大家数数她仙的地方哈~~~~


 一. @thecasuarinatree_  ,我觉得袁老师最爱你!


《木麻黄树五部曲》


1. 较少人走的路  


这是一段朗诵,只有16秒。木麻太太刚写完《The road not taken》, 松松就把这个找出给来了!可以搭配个片头!


2. 海洋


这也是一段朗诵,简直无缝贴合这个故事,甚至还能一箭双雕——既可以看做唐小姐对贺先生的表白,也可以看做木麻黄树保护濒危海洋动物的宣传词!


3. 开始链接吧


这首可以当《木麻黄树》前三部的主题曲!“链接”暗指木麻黄树的互联网属性,Perfect!


4. 追忆之瞳


这首最神,完全就是《木麻黄树》后两部的主题曲!!!我要大力安利这一首,这是小袁老师和高虎合唱的,是音乐剧《电影之歌》中的一首插曲,超好听!!!小袁老师太仙儿了,这歌配穿越绝了!


5. 成名要趁早


可以搭配唐小姐斯坦福光芒万丈的演讲,也可以当糖果之歌,配糖果当网红帮她爹妈卖鱼那章。


6. 没有不可能的事


唐晶贺涵亚当戴维Portia杨柳珍妮Leo外加一众宠物……木麻黄树全体员工可以来个合唱!


还有一首  名利金字塔,不知道插哪儿,我觉得也可以用在商战文里。


7. 一个人喝着拿铁


适合第二章,贺唐第一次博物馆重逢之前。


8. 一个人旅行  在音乐里醒来


适合开头。


二.  @东哥隆冬呛(北繁华歇)  


I. 《与君初相识》


1. 情缘


这首当《与君初相识》的主题曲不错!


2. 你是毕卡索


这首是唐晶单人。看看这几句歌词:那个逃出工笔画里/倚栏伤秋的女子/跑过梅树林子……你们说袁老师她是不是个神仙?


3. 


这个也可以做一下文中插曲


II. 《美人不美》


一梦千寻


袁老师一共就唱过一首古风,我觉得就非常适合东东这个乱炖!


III. 《有匪君子》(楼丽文)


你为梦而生


这首歌属于友情插播,很配东东她家楼丽!袁老师来个客串,唱个主题曲:)


三.   @沐mua 


《漩涡》


宝宝!睡


这首送给糖果果!当然了,糖果,呵呵糖等其他小盆友,都适用。


四.  @水中的鱼 


《爱的进行曲》


今夜星光灿烂  


这首很配贺唐十年前的初吻!

何欢7

“方案很好,我很满意。”
“谢谢,赵总不会一大早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吧。”
“对啊。”
“给我发个微信就好了,何必亲自跑一趟?”
唐晶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
“因为想你。”
“咳咳。”唐晶被赵子岩的话呛到了。
“没事吧?”赵子岩把面前的餐巾纸递给唐晶。
“没事。”唐晶擦了擦嘴角的咖啡。
“赵总说笑了。”
赵子岩走近唐晶,他温热的气息弥漫在唐晶的周围。
“他能做到的,我也可以。”
“你怎么知道?”
“艾米,是我的新任助理。”
“艾米?这小姑娘跟你说什么了……”
“她什么都说了,不过是我威逼利诱着才说的啊。这利,唐总给不给报销啊?”
“不报。”
唐晶笑了。

“吃早饭了吗?”
“还没。”
“走。”
赵子岩拉起唐晶的手腕往办公室外面走。
“干嘛啊。”
“吃早饭。”
唐晶被赵子岩拉到车上。一路飞驰,上海的清晨并没有什么人。唐晶靠着车窗小眯了一会。

这是一家很小很小,也很老很老的店。
灰墙青瓦,加上早已褪色的门框和窗子,还有店里的木桌木椅。
米的香气很诱人。让唐晶很快的饿了起来。
“老板,两碗粥。”
“好的。”

“这家店很有年头了吧。”
“是啊,有四十多年了,现在的老板,是原来老板的儿子。”
“赵总平时都飞车半个城市吃早饭的吗?”
“这家有合欢粥。”
“合欢粥?”
“就是用合欢花煮的粥。最能安神补气了。”
“我最近的失眠有所缓解啊。”
“那你早上为什么喝咖啡?”
“习惯了。”
“喝咖啡也会习惯吗?没事,如果喝着喜欢,下次还可以来啊,在家自己做也很方便的。主要是要有何欢花瓣。”

那是唐晶见过的最繁盛的合欢树。

月光皎洁,星辰浩瀚。

贺涵的出现。

不知道是让这个夜晚更美好了,还是又糟糕了。

“粥来了,二位慢用。”
“尝尝。”
“好喝。”

“你这是得了相思病了。”
老卓看着倚在门框边的贺涵,打趣的说道。
“我怎么可能,我相思谁啊?”
“你自己知道。”
“老卓,这是唐晶家的备用钥匙,她让我交给你保管。”
贺涵从兜里把钥匙掏出来。
“你拿着吧。”
“还是听她的吧,搁在我这儿,她会生气的。”
“真不想要?”
“想要。但是,我想要她的那把。”

“谢谢你送我到公司。”
“唐晶,我今天早上是认真的。”
“我知道。但是我可能还没有办法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所以请再给我一些时间。”
“我可以等。也等十年。”
“我没有资本再耗十年了。”
二人相视一笑。
“那我上去了。”
“晚上要接你吗?”
“不用了。”
“那我微信联系你。”
“好,我有时间就回。”

唐晶看着远去的车子,淡然,却又惊慌。

她没有下一个十年了。

他也不是贺涵。

遇到贺涵之后,没有想过会和别的人结婚。

现在也依然这么想。

我可能真的还需要时间。

“老板,一壶清酒。”
“好嘞。”
老卓忙着招呼客人。
“贺涵?贺涵?”店里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贺涵却没了踪影。
老卓跑上二楼。
雨已经淅淅沥沥的下起来了。
随之而来的是,电闪雷鸣。

老卓打开房门,房间里的灯光昏暗着。把贺涵的影子拉得很长。
“贺涵。”
贺涵坐在桌前,没有说话。
桌上摆着一瓶威士忌和一桶冰块。
冰块与酒混合,呈现出的琥珀色,在今晚,让人格外着迷。
过了半响。
“老卓,我想唐晶了。”

君念不知,故不在。

回首一别,思一生。

“我以为,我帮唐晶顶罪,就可以减轻我对她的内疚,可以清清白白的和罗子君在一起。可是老卓,当我面对罗子君的那一刹那,我发现我根本就做不到。保护唐晶的确是我的本能。爱她可能也是我的本能吧。”
“你还喜欢罗子君吗?”
“喜欢。但是现在也只是朋友间的欣赏。我欣赏她改变自己的能力,她过人之处的确很多,也足以让很多男人为她心动。”
“说好的,扮演金童玉女呢?”
“呵。”
贺涵苦笑了一声。拿起酒杯又干了一杯。
“我想,那不过是我当初为了说服你,也说服自己的借口罢了。老卓,我是不是明白的太晚了?”

贺涵掏出手机,打开了那条他听了无数遍的语音。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错过了一个多么爱你的人。”

“唐晶说得对,我错过了一个多么爱我的人。”
“贺涵,你不配说爱。”
贺涵沉默了。

与此同时的唐晶,客厅的地毯上也放着一瓶威士忌。
她也喜欢在威士忌里面加冰块,摇动着酒杯,颜色甚是好看。不过现在,冰桶里的冰块,已经化作水。

“贺涵,你能做到的,他做不到。”
“贺涵,我真的会把一生托付给一个我只认识了一个多月的男人吗?”
“你说啊,你说啊,你不是人美嘴甜吗?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
“哦,我忘了,我身边,你不在了。”
“对不起贺涵,我真的要开始接受其他人了。”

“忘掉她真的很难吗?”
“忘掉他真的很难吗?”

“那是我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情。”

既然做不到,那就永远记得吧。

也没准可以当作是重新来过的资本。

——————————————————————————
改了好几遍,终于是发出来了。

让大家久等了。

希望大家一早看到我的文,会有好的心情,去迎接新的一天。

美好的旅程要开始了,我们准备好了。

爱你们。比心心。

与你们和他们相遇一年。

不知不觉中,《我的前半生》开播一年多了。
我写贺唐的同人文也快一年了。

《我的前半生》教会我很多,也让我真的对自己有了新的审视,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希望以后做什么。

做一名临床医生是我上高三前的梦想。
所以我选择学理科。
直到高三前的暑假,我接触到了《我的前半生》,接触到了贺涵和唐晶,接触到了同人文。我才意识到,在我这个理科生的心里,还藏着一个小小的文学梦。

我享受每一次我心里的文字,我脑海里的画面,通过键盘敲打出来,呈现在大家眼前的过程。

我喜欢每一次赋予人物以新的灵魂,来展现我想展现的美好。

谢谢你们的喜欢,谢谢你们对我的支持。

是你们,让我有勇气,去参加中传的艺考,让我知道,我的文字是被很多人所喜欢的。

可能相比很多艺考生,我是幸运的。我并没有在专业课上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只是找了一些原来所写过的剧本,整理了一下我在lofter上写的文章。

一路坎坎坷坷,却又惊喜连连。

当我看到被中传戏文录取的时候,我的脑海瞬间就浮现出这样的字眼:命中注定。

这可能就是我们所谓的,命中注定的事。

今天我收到了中传的录取通知书。

我知道,这是梦想开始的地方。

记得东东大大曾经说过:初心易得,始终难守。愿守始终,候你初心。

这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

我真的不够优秀,但我一定够努力。
我真的不够坚强,但我一定很善良。

追逐内心的炙热。
待享岁月的静好。
忠于内心的热爱。

谢谢大家。
真的谢谢你们。

《何欢》还是保持不定期更新。
希望你们喜欢,这个关于贺涵和唐晶的故事。

对了,有人问我,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的梦想其实很简单。
写一部很好的剧本,请我最喜欢的演员来演绎出剧中的春秋大梦。

2018年7月16日。

写于中国北京。

何欢6

唐晶走进店里,贺涵跟在她的身后。
店里,公司的小朋友们还在吃着喝着。酒过三巡,好不热闹。
“贺,贺总?”项翀看着紧跟在唐晶后面的贺涵,吃惊的问道。
“你好,我是贺涵。”
大家望着眼前的一幕,有人惊,也有人喜。

惊的是贺涵跟唐晶竟然走在了一起。
喜的是自己终于见到了心目中的男神。

“大家吃的怎么样?”贺涵问。
“很好。”
“好好吃。”
纯子看着密斯唐的眼睛里掠过的一丝尴尬,和酒后面颊上漾起的绯红。连忙说:“吃得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大家心照不宣地相互看着,也说着走吧,走吧,走出了店里。
“别忘了找代驾。”唐晶不放心地喊着。
“知道了,密斯唐。”

烟火气息散去,静耳倾听,海的声音也这般清晰。

店里的人少了,店员也都大多回去了。

唐晶打开电脑,开始着手下一个案子。

“粥来了。快喝。”贺涵捧着一碗粥,从后厨走了出来。

他一手端着粥,一手将唐晶的电脑合起来,放在一边。

唐晶接过粥来,放在桌上。

“多谢。”
“这是老卓熬的。”

唐晶一口一口地喝着热气腾腾的粥。
贺涵坐在她的对面,不说话。
食不知味是什么,这下唐晶大抵是知道了。

我想过无数次与你重逢的情景。
但我没想到这天来的这样快。
我也没想到,竟是这样一个悠然的夜晚。

“贺涵,那我先上去洗澡了。唐晶你慢慢吃。”老卓脱下围裙,走上楼去。

楼下只剩下二人。

“唐晶,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问什么?”
“比如,我为什么在启东……而不是……”
“你想说自然会告诉我的。”

贺涵走到吧台边上,拿了一瓶酒,倒了一杯。干了。
“我收到你的语音了。”
唐晶手一抖,勺子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没事吧?”
“”没事。
这就如当初我心碎的声音一样清脆,也一样让我手足无措。

“是我让老卓跟你说我去深圳的。归根到底就是想让你忘了我,开始新的生活。你别怪老卓。”
“不会的。恭喜你,目的达到了。”
“对不起。”
“都过去了。”
“唐晶,你恨我吗?”
“恨过了。”
“我们,以后经常联系,可以吗?”
“以什么方式?朋友,师徒,还是什么?贺涵,有时候失去了,逝去了,我们才能知道这东西的可贵。”
贺涵没说话。

“我该走了,明天还要加班。”
“我送你。”
“不用了。”
唐晶从包里掏出一把钥匙。
“这个麻烦你给老卓,我家的备用钥匙。让他帮忙替我收着。”
“好。”

其实刚才我想说,能不能是以爱人的身份?
未失未忘。勿忘勿念。

唐晶失眠了。
她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为贺涵而无眠。
嘴上说着忘记,心里却也还惦记。

我真的不适合说谎,随便的言语就能戳破我的伪装。

一阵海风吹来,树上的合欢花纷纷掉落。贺涵走到店前,拾起这一朵又一朵合欢花,放进瓶子里。保存,封好。
他望着东方的鱼肚白,想着什么。

一夜。
两个人。
不善于伪装的两个人。
深深纠缠着的两个人。

这勺子碎了。
是的还能粘上。
这情谊碎了。
对不起。
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粘上。

唐晶顶着黑眼圈,来到公司加班。
她打开咖啡机,倒了一杯咖啡。
心满意足地喝下以后。
开始了工作。

一阵脚步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早上好。”
“早。”

————————————————————————————
祝大家周末愉快啊。

这文写的我自己揪心啊。

如果你有一个你还在爱的人,可是你们却没有可能了。

那最好不要告诉他了。

何必让他耿耿于怀那么多年。

祝福他吧。

如有来生,永得团圆。